rss 推荐阅读 wap

热点资讯_热点新闻_今日热点!

热门关键词:  as  xxx  云南  自驾游  浙青春,正黔行
首页 新闻聚焦 城市报道 理财投资 休闲娱乐 体育健身 购物消费 旅游资讯 科技创新 商业营销 微商创业

央视经济频道探索电视节目编播新元素

发布时间:2018-12-06 23:27:41 已有: 人阅读

  经济频道为我们打造了一系列精彩的节目,今天很高兴邀请到了央视经济频道编辑策划组组长余敬中,编辑策划组主编吕正标,以及《为您服务》制片人张越,首先欢迎三位的到来。暑期马上到了,央视经济频道,今年在暑期有没有特别的策划?

  [吕正标]这个问题我来回答,今年的暑期竞争特别激烈,据我们现在了解的情况,去年全国暑期当中进行特殊编排的是5到7个频道,今年这个数字上升到20几位,也就是说大家现在对暑期市场非常重视,我们中央台内部来说,少儿频道、10套科教频道,包括一套,还包括三套,六套,八套都有特殊的暑期编排。

  二套由于是我们定位在经济频道,往年暑期也是我们一个重点打造的阶段,今年力度比往年还要大一些,我们今年是从7月9号到9月2号是56天,整个为暑期单独制作的时长是两万零两百分钟,相当于五个半小时,每天专门为暑期的观众制作的,这里的节目包括《欢乐家庭》,它准备了三部剧一个《长大》,第二部是《成长没烦恼》,第三部是《家有儿女》,是我们下午张老师特别介绍,他们成立了一个叫《影视黄金眼》的特别节目,这应该是我们今年暑期当中一个最大的亮点,也是一个最大的策划。

  另外,还有《经济与法》,我们选了《经济与法》有关学生法律纠纷,以及百姓的一些法律纠纷方面一个重点的东西,大概有56期。之后还有《全家总动员》,《全家总动员》是我们05和06年暑期频道重点打造的今年没有把这个项目在暑期当中呈现给大家,就是把以前精彩的东西拿回来,它主要的内容是家庭的一个选手才艺展示,后面一个就是我们做的一个在2005年竖起播过一个《欢乐英雄》,是王小丫李咏的“太空版”,就是穿着太空服的王小丫和李咏带领选手进行闯关答案。

  另外我们《非常6+1》对少儿组的节目做了精编,另外《为您服务》做了特别节目,叫做“你该怎么办?”说的在为难时刻的一些处理方式。另外,今年暑期另外一个节目《幸运52》是我们一个老的品牌,今年暑期也改出了一个新版,《谁比小学生更聪明》这个已经开始播了,效果还是不错的。

  所以总体来看,整体上是实战是几乎白天全部拿出来满足青少年观众在这个方面的需要。我们经济频道从05年开始做暑期编排,三年下来,今年的力度最大。

  第二,今年涉及到的栏目是最多的。我们在首播的节目当中有调整,比如原来傍晚播出的《食品投资》,《食品》现在调到午后的13点播出,我们白天播的《三人餐桌》缩短了5分钟,现在是15分钟,也在傍晚时间播出。另外《为您服务》也做了一个新的25分钟的版本放在暑期里面,专门应对暑期的变化。另外我们所有的日常栏目,包括《非常6+1》,做了一个五期的少儿选手的特别制作,也是来展示少儿方面的一些选手的才艺。《开心辞典》正在做“校园智慧女生”的特别节目,据我了解,其他所有的在暑期当中播出的栏目,基本上都在为暑期单独的在栏目内做大量的调整,迎合暑期观众的变化。

  正如我们在中国广播电视报上做的推广一样,我们希望通过我们这些精心的制作或者是编排方面的调整,能够极大的程度满足观众在暑期里面收视的需求。

  [主持人]刚才吕主编很全面地介绍了整个经济频道暑期的节目安排。我们知道,央视经济频道今年夏天新推出一个板块叫“夏日”,能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个板块针对学生有一些什么举措吗?

  [余敬中]不是一个新板块,2005年开始我们就做了这样一个板块。其实是一个包装,是一个品牌符号传达的需要。我们每年暑期,因为我们从节目来讲,一个节目50分钟,一个节目60分钟,但是很难传达给观众一个统一的品牌符号,所以05年就用了“夏日”这个名字,在这个名下,就包含了我刚才讲的《欢乐家庭》、张老师马上要介绍的《影视黄金眼》,以及《经济与法》学生专题,包括我们《非常6+1》的少儿乐园,包括《欢乐英雄》的“太空版”,这都属于“夏日”下面的内容。

  “夏日”是我们在暑期当中频道想传达给观众的一个频道形象的符号。在“夏日”想传达的诉求点是,在这儿有最精彩的节目,在您最方便的时间可以看到这样一个节目。从板块设计上来讲,我们主要分为两个:一个是上午10:30―11:50是《欢乐家庭》,下午13:30到18:00,大概4个半小时的时间。我可以给大家说一下,上午10:30是“夏日”之《欢乐家庭》,下午13:30就是“夏日”之《影视黄金眼》,下午15:00是“夏日”之《经济与法》。15:25是“夏日”之《全家总动员》,70分钟以后,16:10分是“夏日”之少儿乐园,就是这样一个编排。星期六、星期天12:30还有一个板块,是《为您服务》承担的你该怎么办,新版的《幸运52》。

  对于的行情来说,我们也准备了,在星期六、星期天的下面做的《理财教室》,教大家怎么在投资理财方面的讲堂性的节目,基本上我们既满足了新增的青少年这一块的需求,另外也是满足了大家对经济频道经济资讯的需求。

  另外还有一个特别的动作可以推荐,我们从《经济新闻联播》7月9号开始,从30分钟扩版到35分钟,这也是我们经济频道强化经济特色这样一个定位,满足大家对经济资讯一个强大需求做的一个改变。这是我们暑期当中和我们暑期编排是同步推出的。

  还有一个需要推荐的,就是我们在星期六推出一个新的特别项目,叫做“春暖”,是一个公益节目,这个公益节目是我们频道从2月4号、5月20号做了两个公益周沉淀下来的常态化的双周服务的节目,主题还是搭起救助者和被救助者之间很好的媒介平台的桥梁。

  [吕正标]吕正标:实际上“夏日”是我们沿用了三年,今年是第三年,是暑期特别节目的总的品牌。实际上,暑期总的特别安排还有另一个节目,就是我们的常态节目,我们这一次特别强调了常态节目应对暑期的一个具体的措施。这次也做了很多的要求。包括刚才《为您服务》,就是在20几分钟也是一个特别的安排,其他的各档栏目,我们的主体的资讯节目,我们其他的一些品牌栏目,都有特别的设计。

  [主持人]听说今年暑期也新推出一个板块,即将要播了,《影视黄金眼》。请张老师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个节目已经进行到什么阶段了?

  [张越]我们这个《影视黄金眼》,我觉得创意还是挺有意思的,就是用经济的视点以影视里的故事为案例进行一些经济视点的拆解,我觉得这个视点是挺出乎意料的,当时我们策划组提出了这么一个想法,就是说,这可能对于少年儿童来讲,或者对于一些青年人来讲,有些经济的词汇是很枯燥的,但是我们在生活当中会不断地接触到这些事情,比如说“团队”、“营销”对于年轻人来讲,这些词汇显得很枯燥、很新,但是有没有一种方法,大家理解起来也容易,并且能够很好看,然后就想到了用影视故事为线索来进行拆解。

  目前,因为我们先是准备了28期,看看如果这个领域更宽,还有更多可以拆解的,我们可以做得更多。目前我们第一批选题已经策划完毕,进入到了录像的实验阶段。因为这种方式,我觉得在以前,用这种方式来看待电影,比如“另眼看电视”、“看片学经济”比纯经济这个视点没有过,所以从某种角度讲,我们带有“水煮经济”的概念,对于我们来说挺难的,但是很有趣,比如《少林足球》和团队精神,比如由《霍元甲》来看一个营销人的心质磨炼过程,其实这个东西拆解起来,会发现真的和现实生活很多东西是接近的。目前就是这个阶段。

  [张越]关于主持人,现在物色的是两个,一个是方琼,一个是高博,这两个人主要他们都是主持形象在二套来讲,是比较轻松的,尤其是方琼,可能青少年朋友又比较熟悉,高博为人比较幽默,会由他们轮流担当。其实背后没有什么故事,要看故事就看节目,节目的故事比背后的故事好看。

  [余敬中]我谈点感受,顺着刚才的话说,在那么多频道都在做暑期特别编排的时候,我们刚才讲的第一个策略就是不变的东西,保持二套本色的东西,我们主体的观众群,他的需求能找到出口的时候,同时没有变。实际上《影视黄金眼》是我们今年变的一个比较大的动作。

  在做这个的时候,刚才张越已经说到,经济只是一个视角,从经济看这些影视的经典的片子。你仔细想一想,很多的电影或者很多的影视剧里,都是现实生活的一个反映,或者是一个具像的,或者是一个抽象的、超现实的反映。我们台长有一句话,经济不像体育,也不像戏曲,虽然叫专业,很专,但是经济是每个人都在其中,无所不在,经济的东西无所不在,如果任何一个现象,我们用经济的眼光去看,肯定能挖掘到它很丰富的内容。

  可能影视的东西是很轻松的东西,但是经济的东西可能还是有深刻内涵的东西,也是符合我们二套的定位的东西。这也是我们当初想在这里做一个尝试和创新的基本初衷。

  [张越]现在的选题我们也在规划当中,就目前来讲,比如我们可能会拆节目,一个电影故事,比如去和一个职业经理人的关系,比如很多朋友看过刘德华买的《墨攻》,大家有没有想过,电影中的墨家人是一个职业经理人,面临着如何取得老板的信任,从外面介入进来之后,如何和他的下属打交道,如何建立这样的关系,一旦他的威信超越老板的时候有可能是什么结局,对整个的公司来讲是什么样子。但是办公室恋情,对于一个公司来讲,对于一个成本,对于一个团队的破坏力究竟是怎么样的,大家可以通过这个都可以看到。

  比如说我们看《加勒比海盗》,这也是很多青少朋友喜欢看的,一、二、三,越看越不明白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做?第一集主要做的是故事,第二集增添了两个新的人物,这两个新人物在哪,在迪斯尼乐园里,因为一旦增加这样的人物,可以卖出更多的钱,到第三集的时候,可能有“九大天王”了。实际上,透过这个故事之外,我们还能看出来什么呢?比如我们再换一个角度,比如《蜘蛛侠》,《蜘蛛侠》有三集,《蜘蛛侠》第一集讲的是什么,人有了能力,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对我们每一个可能领导层面的、管理层面的人来讲不断地上升,权力越大,责任其实是越大的,你用不好,可能对有些事情就会是毁灭性的,比你没有这个能力的时候可能是毁灭性的打击。第三集讲的是超越自我,内心超越自我,人内心深处都有一些东西,但是如果呈现出来,真正你的成功到底是什么,是真正要达到那个目的,还是你的内心的善恶作为一种平衡,它可能都有一个在现实我们的生活当中。

  包括比如说“唐僧”是什么样的老板,你如何在办公室处理关系的过程当中,跟不同的老板,“唐僧”这样的老板或者某一个这样的老板,像《墨攻》的老板怎么打交道,实际上不是老板不对,老板可能永远是对的,而我们作为职员,对不同的老板,我们要有不同的工作方式,说起来很平常,但是如果拿这个理念的元素来拆解,会非常非常的有意思,当然也有一些非常通俗的。

  比如有很多电影,或者是美丽的地方,或者是一个奇特的地方,简单来说《哈里·波特》等等,最后他成为一个著名的外景地,这种外景地你能去吗?去,可能有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风俗,有不同的花费,不同的感觉,这是老百姓消费领域的,也一样可以拆解,这种东西真的比比皆是,说白了,就是如果我们用心去看它,把脑筋打开了去看它,可能每一个有趣的故事后面都有一个东西,比如《加菲猫二》,讲的是动物继承遗产的事情,遗产继承过程当中,会出现哪些问题,其实都是非常有意思的,在我们生活当中都会碰到。所以你说是经济视点,听起来好象很大,但是其实生活当中很平常。

  包括可能有团队建设有营销,包括一个品牌策略,品牌怎么打造。《食神》做“撒尿牛丸”的时候越做越火了,为什么开始就不灵。这些种种都是很多,你通过一步一步。我们余老师说了,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其实这个事情,我们另眼看的时候,它会是一种非常有趣的看待。我们在整个制作的过程当中,我们整个团队非常年轻,大家特别活跃,比做其他的节目活跃的多,因为思维一下子就打开了。很有意思。

  [主持人]刚才提到了“夏日”这个板块基本保持了经济频道平时节目播出的次序,这是出于一个什么样的考虑呢?

  [余敬中]我要说远一点,针对假期的特别编排,二套在全国电视媒体上比较创新的,或者我们在这里做得比较到位的一个。但是,这是因为今年越来越多的媒体做这个工作的时候,都把这个“特别编排”作为自己的一个应对暑期举措的时候,对我们今年的挑战是非常非常大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再怎么去创新,或者我刚才也说了,我们强调的是,我们主体的常态节目,首播时段,我们这种正常的节目构架是不动的,虽然我们对它的要求是应对暑期新流入观众的需求,要应对这个需求有基本的变化,但是基本的框架是不动的,做了简单的微调,对重播时段进行了我们特别的设计。刚才吕正标把这个设计已经说得非常详细了。这是创新的要求。

  [吕正标]为什么我们暑期不动正常的编排,其实有另外一个我们讲的收市市场的变化问题,我们在2004年开始做常态动态,2005年我们做在暑期动态,也就是是,在暑期当中,现在收视规模是没有变化的,在这个时段里动它的意义是不是太大的,暑期最大的变化是白天看电视,4到24岁,青少年放假在家里看电视,遥控器只要在一个人手上,另外一个人是拿不到的。白天2到24岁,包括选的题材是少儿题材的。也照顾到少儿的需求,也精编了少儿方面精彩的节目。但是傍晚时段,一个是观众没有发生变化还是那一波人,如果发生了变化,是得不偿失的。第二每一个频道都有自己的框架,都有自己的形象。这个频道不管怎么变,它的定位、形象,一直给观众的传达,不能够发生紊乱。这也是我们为什么没有动。比如我们的联播不动,我们第一资讯不动,22点商务地带不动,这也是保持经济频道形象的,一直市场没有变。

  [吕正标]这是两个问题,第一是饭到底要不要炒,这个饭能不能炒,这里面有一个误区,大家认识的误区,我们一直认为电视是一个线性传播,就是看完以后不会再看,而且我们现在电视的播出方式是什么?就是今天是晚上首播,第二天重播,60分钟和30分钟的情况完成了,电视是这样的东西。所以以前我们认为电视就是应该这样一个传播特色,但是事实上是不是这样,我们现在讲收视率,大家都在谈收视率,比如一个好的节目收视率是1%,另外99%没有看到。对于那个99%来说,对于他来说,我觉得用“冷饭”这个词形容不太好,它和食品不一样。

  比如食品,一个人吃完剩下,那叫“剩饭”,对于观众来说,电视节目对于这波人看过了,对于没有看过的人,就以为是新做的饭,是一模一样,应该不是一个冷饭,完全可以炒。另外一个观念就是电视有搭配的艺术,电视市场每年一个不同的变化,比如电视剧,一部电视剧,比如武林外转的首播是在中央八套,但是武林外转真正让全国人民转着看的时候是在省级卫视,为什么?这是播的时机,播的规模,达到传播的极点的把握是非常重要的。比如我们举一个例子,我们2005年播了一期的2001年制作的节目,收视率居然比当时还要高。我们现在《周末特控》在重播春节做的特别节目,我们收视率居然高过首播,拿过来重播,什么都不动,还高过首播,这里面有一个问题,肯定是对于没看过这个节目的人是一个新鲜的东西。第二,“1+1”同样的节目,把两个节目加起来,“1+1”有可能大于2的。这里面,其实有一个搭配的艺术,有一个传播策略的问题。其实电视内容里面还有一个方式,有的节目是符合大家看完一遍就不想再看。

  比如说我们看这两个答题,我只要知道这个答案,明年再同样来说对我来说是没有悬念的。就像大家每天在看孙燕姿唱歌,在看《同一首歌》一样,不可能听完一遍,对我来说无效了。它是可重复传播。对于《开心辞典》这样答题类的节目,什么是它重播的最好方式?我们现在觉得,传统的方式认为,今天首播,明天重播,其实这个方式是值得商榷的。因为这有可能是同样的一波人,假如我把一个答题类的节目,两个月以后,甚至一年以后再来放一遍,它又起到了一个效应,悬念再次产生。因为对于这样一个重播方式来说是完全不一样的。地方台的策略和我们不一样,我们经济频道炒的冷饭,当然我首先不赞成“冷饭”这个概念。

  第二,我们觉得我们选取的都是一些精华的部分。然后我们给它一个很好的包装、概念、传播。地方台的策略应该是这样,暑期基本上是电视剧当家,地方台最高的记录是一天播了16集电视剧。现在中国电视是这样,对电视剧的依赖程度在不断地提升,但是电视剧在全国整体收视份额反而在下降。观众已经渐渐地认为,电视剧认为太多了,而且电视剧播出量很多,但是大家基本都是相同的。比如,我的卫视比你的卫视大概也就快了两集。现在有一个基本的逻辑就是,就是今天没看到,换个台,第二天就能把这两集补上,这就是一个竞争策略。

  我们一直强调,我们经济频道在暑期提供给大家的,依然是一个新鲜的东西。尽管它是我们曾经制作过的东西,但是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是对它进行了一个改变的方式,一个是对于没有接触过这个节目的是实现,第二,我们改变了炒法,比如原来是炒的,现在是干炸、干蒸的。

  [网友]我是《为您服务》的忠实观众,很喜欢听这个节目教的一些生活技巧,想问一下制片人张越老师,在暑假有没有特别的策划?

  [张越]其实刚才问炒“冷饭”的问题,我就想到技巧生活窍门的问题。有很多观众,包括给我们跟联络时候就说,你们哪个窍门重播,或者有没有集结成书,或者有没有卖,因为生活当中的这些东西,你多谈几遍是不烦的。在这次暑期,我们《为您服务》缩短到了25分钟,我们做了一个新版的叫做《律师支招》,《律师支招》完全保持的是原来《为您服务》当中法律服务这一块,找的都是老百姓当中一些非常常见的纠纷,但是却有曲折经历的,会把律师请来现场,就像律师平时办案咨询一样,帮助求助人,给予一定的解答。但是这个东西,其实从某种角度来讲是复制律师办案的过程,但是我们主要把握的是选题上,在选题上怎么能够对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有指导,同时又有可看性,比如举个例子,什么叫“好心办坏事”,因为好心办坏事也会惹上法律责任的。

  举个例子,比如有一个年轻人,开着一个农村的拖拉机,在路上行走,这时,下了大雨,他看到路边有一个人,他很好心请他搭车,他车上拉的是一个棺材,因为下雨,他请那个人躺进去了,车开着开着又有一个人搭车,就让他坐在这个车上了,谁也没有想到棺材里有一个人,雨一停,这个人把棺材打开一看,把那个人吓着了,从车上摔下去,摔坏了。好象是我们生活中有一些东西比戏剧还离奇,但是就会变成一个好心惹来麻烦,现在最后受伤的这个搭车人,就和剩下这两个人纠缠不清了,说你要赔偿我。听起来是离奇的故事,但是生活中好心办坏事的事情非常非常多,那么这次我们整个暑期40多期,全部请来各个领域的知名律师,比如说医疗纠纷领域、婚姻纠纷领域、侵权的诸如此类的律师,现场给大家解答。

  一个是当事人的情况,还有观众可以打电话向我们咨询,主要是发挥法律服务,我们有强大的律师咨询,和中国律协合作,既为观众提供服务,同时也给大家做一些生活当中的提醒和提示。

  [余敬中]谢你提这个问题。我是从6月1号到编辑策划组的,以前我一直在做节目,主要是做经济资讯节目,《经济新闻联播》,在这之前是在新华社做图片、文字记者。我到编辑策划组这里来了以后,你提这个问题,也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在这之前,我的理解就是如果就工作内容来说,是频道的一个整体的规划,大节目的策划,以及节目的协调,编排和播出,是一个笼统的,相当于我到这个新岗位以后,大家经常跟我说,编辑相当于二套的总编室,是一个业务的协调机构。因此,在这个时候,可能我们过去已经有很好的经验情况下,这个经验我们归结为几个字:一个是“频道立场”;一个就是“专业眼光”。

  通过这个方式来看待二套节目的排步,节目的优化,有市场竞争力,这个可能很空,比如暑期编排是我到策划组第一个任务,暑期在这么一个竞争激烈的情况下,二套的收视、二套的影响力甚至效益在这一块有一个最终的什么样的结果,实际上对我本人也是一个考验,当然过去我们在这一块已经有很好的创新积累和传统。

  [主持人]我们还想了解一下经济频道推出“播出季”这个概念是在2005年,几年下来它这个效益怎么样?

  [吕正标]上一次我们在人民网也做过一次交流。关于“播出季”的概念,“播出季”这个概念准备的来说,在西方它不算一个概念,是由一个市场约定俗成的,每年的9月份到来年的5月份,所有的好剧,比如说我们看到的《越狱》、《迷失》、《反恐24小时》什么的。包括以前的《疯狂主妇》,对于西方媒体来说它是一个它自己的一个固定的市场行为。

  网友们都应该知道,看《疯狂主妇》的时候是第几季,一年算一次。我们开始用这个方法的时候,我们有三个长假,五一、十一、春节,再加上一个暑假、寒假,二套现在正常的情况下有四次突出编排,做规划,一个是五一,一个是十一,一个是寒假,一个是暑假。这就形成了一个季节性的特征,就是暑期的特征和我们之前的是不一样的。

  因为大家知道,中国的南北差异很大,夏天的时候,北方的观众收视情况就会相对的少一些,冬季的时候,北方人就会相对多一些,因为日照的时间不同。这一点,张老师特别有体会,她的《为您服务》的栏目收视率,完全是受季节影响比较大。

  [张越]因为我们是到傍晚播出,所以一到夏天,我们的收视率就会下滑。因为大家出去了,不在电视边上了。

  [吕正标]一到冬季的时候,就调高。我们播出的概念,其实有点像电影的档期的概念,因为中国电视市场和外国的电视市场不一样,因为中国电视市场的竞争的是不讲究章法的,你做一个东西,我也做一个东西,比如说在日本和美国也规定18点档和20点次,只准播什么,不准其他电台进来。大家是硬碰硬,我镜头对镜头这样的打。中国不是这样,中国有一个差异化的竞争是非常强调的。比如说,我们看美国的三大新闻网,早间基本上都新闻资讯类的节目,晚间基本上都是谈话类的节目,基本上也是同一个时段播出,中国不是这样,中国就是这样讲的。

  作为我们来说,二套有一个特殊的情况,我们不播电视剧,这是我们现在一个频道的一大特色,在不播电视剧这个情况,节目也要对季节形成应对性的变化,比如说冬季的观众和夏季的观众是不一样的,比如说我们刚才讲的暑期,它是4―24岁的人在增加,这个数字增加两个多亿,一旦暑假过了,这些人就走了。

  寒假和暑假的区别在什么地方?寒假是家庭收视,遥控器不掌握在小孩手里。白天是掌握在他们手里。寒假的时候我们需要家庭的收视,而且每年的变化是不一样的,2007年出现了让所有的电视工作者感到危机的变化,原来我们认为五一、十一,认为放假了,大家看电视时间变长,但是今年变短了,五一放假看电视的时长还赶不上没有放假的的时长,因为大家出去了。

  但是这种东西,作为电视人都要进行一个预判,比如今年十一还会像五一一样出现这样的情况,还是人们都不出去了,收看电视的人更多,这个东西还需要数据来预判,现在得到的数据有切身的体会,今年4月份、5月份、6月份这三个月,傍晚档和黄金档的收视人口的下降幅度是七年以来,2001年有测量数据以来最厉害的一次,将近跑走了一亿的观众。

  观众收视习惯在发生变化,所以我们提出一个“播出季”,三年下来,因为竞争环境不一样,05年第一次搞“暑期季”的时候,大家都没有这个意识,二套是第一个搞的,所以我们收视率提高了73%。到了2006年,群雄并起了,我们提高了17%左右,到了2007年,我们现在感觉到形势非常严峻,据我现在知道的,将近全国有70余家卫星电视,将近有40家都在做暑期播出的概念。据我现在了解,有几种策略,一种是电视剧,就是我刚才说的8集连播、16集连播等等。

  第二种方式就是“选秀”类的节目,比如,湖南卫视在操作“快乐男声”、“超级女声”又和香港TVT电视台合作的叫“舞动奇迹”,这也是非常好的,也是暑期推出的,紧跟着“快男”后面,借用“快男”的资源。另外就是动画片,这个东西是暑期最有效的方式。包括我们央视的少儿频道,都有这个的节目出来。

  另外和二套基本上一个策略,就是用自己的精品节目的资源来撑起这个节目市场。但是基本上电视剧还是最主要的竞争策略。所以,现在这样的情况确实非常严峻,另外二套有一个自身的形象定位上和暑期的错位,为什么这样说?普通的观众,比如4―24岁的青少年,没有二套的需求,它认为那是一个经济的概念,他会觉得这里谈的就是纯经济的东西,但是这也是为什么,张老师做的《影视黄金眼》的部分,其实我们当时提出这个创意,原来经济可以这样解读,达到这样一个效果。并不是说,我们去怎么样。其实我们现在看艺术学的套话“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其实这也可以作为《影视黄金眼》某种解释。

  为什么这样说?其实影视剧当中很多的骗局,比如赵本山的小品《忽悠》,其实这些在活当中比比皆是,只是大家没有通过赵老师那样非常艺术化的解读它,很多东西看似荒诞,但是其实里面有很多的东西。就像当年的《大话西游》,我们认为它是“无厘头”,其实后来有社会学家和哲学家,把它上升为社会学、哲学去解读的时候,你会发现,原来有这么深奥。

  比如《骇客帝国》当时真的很少有人可以把它看得懂,但是通过我们张老师做的这个节目,有可能让你从一个IT或者从一个创业经济的角度,或者文化产业角度,让你看到未来的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逻辑在哪里,虚拟世界,硬件知识是什么状况,这是我们想达到的,这实际上是我们经济频道的一个核心竞争力的东西在这里。这是肯定的。我们台里面给我们自己的定位,我们不放电视剧。所以二套没有放《武林外传》,但是我们这个是做的非常到位的。

  [主持人]我们刚才听了这么多精彩的节目,暑期收视率都是让很多电视人感到头疼的,比如您刚才提到的很多方法,像播电视连续剧、动画片之类的,请问三位老师怎么看待、怎么处理这个问题?

  [余敬中]从栏目的角度,从节目的角度,从频道的角度,都有一些想法,这是很麻烦的事情。刚才正标说了,在整个观众少一个亿的情况下,那是不得不面对的事。再加上这么多的频道都在争大盘子的时候,这个“盘子”在缩小,在这个时候怎么做,确实是一个问题。2005年我们第一次做暑期收视编排时,收视率是比平时高的,原来是一个谷底,现在谷底填高了,到2006年的时候,基本上填平了,到2007年,确实是一个很大的考验。

  所以,刚才这个问题可能是一个从频道的整体,每一个频道都要面对的一个问题,因为大盘子是一样的。从二套的角度来说,刚才谈的是一个编排,实际上我们也在考虑,“播出季”是一个引进的概念,和中国观众、中国电视市场的实际对接不对接,实际上也可能是一个过程,关于“播出季”这一点我们也在做很多的探索,我们现在的“播出季”可能是在假期,这种特殊时段的一个节目。能不能向常态的时段过渡,我们也是一个探索,当然这个工作可能是下一步要考虑的东西。

  还有一点,刚才正标也谈到了收视的问题,比如二套的一个基本定位,经济今年的符号叫经济频道,观众对我们的收视的认知和收视的期待已经形成了。这个形成的东西,已经深深打上了“经济”的印记,回过头来,你所给予的东西必须是和经济相关的东西,或者是经济的。所以我们下一步可能想在经济类的节目中,或者和大经济类的节目当中,多做一些精品,多做一些有持续的收视市场的节目出来。这可能是我们下一步要着力做的一个东西,可能《影视黄金眼》是我们今年暑期对它的一个探索。我们领导郭主任也说了,如果这个探索成功的话,我们可能还会顺着这个趋势去拓展。

  [主持人]感谢三位老师今天跟我们聊这么多,把“夏日”一些节目和一些精彩的亮点。今天访谈由于时间关系,到这里就要结束了,最后请和网友说几句话。

  [余敬中]谢谢人民网频道的网友。这个频道在业界很有影响力,今天到传媒频道来做客非常高兴。网友再见!

  [张越]欢迎大家收看我们的节目,我们今天说了这么多,其实无非是想呈现很多精彩的节目给大家看,刚才两位老师说了很多关于收视率、占有率,其实我觉得说来说去,只要观众爱看,就什么都有了。

  [吕正标]回到刚才说的那个,收视比较低的问题作为我的一个结语,第一,电视的变化必须面对一个现实,就是未来的电视和我们想象的电视恐怕不太一样,所以我们现在的收视调查方式,在未来会不会适用,收视会不会降低,这是值得未来判断的。第二,包括我们今天来,其实电视仅仅是一个平台,其实的媒体也是。希望大家看完《影视黄金眼》以后,如果好的话,我们也可以拿到网络上,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把这些技巧通过平面媒体,通过书本告诉大家。实际上最终的目的,就是我们把平台的作用扩大化以后,观众达到,那个人可能是读者、有可能是观众,有可能是听众,只要传达给他,那就是成功。

首页 | 新闻聚焦 | 城市报道 | 理财投资 | 休闲娱乐 | 体育健身 | 购物消费 | 旅游资讯 | 科技创新 | 商业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2 热点资讯 www.973m.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8045899号-8

电脑版 | wap